中国业务无人问津 冬奥红包也没抢到 韩国乐天够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7 03:53

  中国由新零售引发的入股潮并未惠及乐天超市,而免税业务在缺乏中国游客捧场下愈发艰难。最重要的,这家著名韩资企业还陷入了无穷的兄弟阋墙

  

  文 | 施南

  比死亡更令人恐惧的,是丧失死亡的权力。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C组”成员都体会到罗根曾经那份无尽苦恼和无奈。好在184岁活在漫画和大银幕上的金刚狼,两年前终于被他的缔造者漫威公司正式宣布寿终正寝。可现实中,还有一些人注定需要继续忍受煎熬。

  乐天玛特的撤退

  所谓C组,成立于2017年6月,其全称是“中国项目特别工作小组”,主要负责韩国乐天集团旗下乐天玛特在华大卖场业务撤出中国市场的所有工作。按原定计划。该小组应于2017年12月31日完成既定任务并告解散。很可惜,尽管艾德曼合金已灌满全身,自愈因子也不再具备神力,但择日而亡仍然是一种奢望。

  由于期盼中的理想买家迟迟没有亮相,112家在华乐天玛特大卖场——其中87家自去年3月后一直处于停业状态,剩余25家则被迫维系聊胜于无极清淡的生意——只能保持濒死状态。

  韩国《亚洲经济》网站今年1月17日率先披露C组还在运行的消息。不过早在半个月前,中国本土一家专事企业并购信息采集、发布的网络公号“晨哨”,即以一种特殊的含蓄方式对此予以曝光。

  “韩国零售巨头出售中国区业务。该公司是韩国五大集团之一,也是世界五百强之一。该公司业务范围遍及食品、零售、旅游、石化、建筑以及金融领域,且拥有全球竞争力……”。

  这显然不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谜面。稍对韩国经济有了解者,或者此前对于相关事件关注的人士,几乎都可以瞬间推演出主角身份。当然,个中有个基础性错误:乐天,并非韩国前五大财阀。

  不妨看一下韩国企业在2017年度财富世界500强的排序以及对应的主营收入和当期利润。三星电子(1739.57亿美元/193.16亿美元)当仁不让占据韩资在全球的最高排名:第15。五强中后四位是:现代汽车(807.01亿美元/46.59亿美元)、SK集团(725.79亿美元/6.59亿美元)、韩国电力公司(515亿美元/60.7亿美元)和LG集团(477.12亿美元/6620万美元),分别位居第78名、95名、177名和201名。在此之后是位列208名的浦项集团、209名的起亚汽车、246名的韩华集团、单拆计算313名的现代重工、323名的现代摩比斯公司,和单拆计算413名的三星人寿。

  年均录得254.44亿美元营收和1.449亿美元利润的乐天百货,只不过排在第431名,较上一年度甚至下降17位。也就是说,以整体实力计,乐天未入韩资十强。

  财富500强主要依据企业营收安排座次,所以乐天的序号还压过阿里(462名)和腾讯(478名)一头。但若考量利润,相比中国AT各自64.89亿美元和61.85亿美元的成绩单,乐天只及两位的近2%。

  瘦死骆驼终究比马大。作为整整七十年前起步于日本,最终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参与打造“汉江奇迹”的韩国著名大企业,总资产逾900亿美元的乐天集团全力收缩在华业务包扩退出零售大卖场市场,仍然引起了广泛关注。

  出血点不止一处

  乐天系长期以来采取双总部并行运营制,即由现年96岁的创始人辛格浩(日文名为重光武雄)的长公子辛东主坐镇位于日本东京新宿的本部,而其次子辛东彬则在韩国首尔松坡区奥运会路发号施令。目前,韩国本部业务占据乐天总营收的95%,而进军中国零售市场,恰来自汉江南岸那位的意思。

  凭借食品、饮料、酒店、休闲度假和免税店业务发迹,乐天直至1998年才在韩国本土开出首个乐天玛特卖场。但仅十年之后其即介入中国市场,先后在2008年和2009年分别以12.8亿人民币和42.6亿人民币作价接手了荷资万客隆8家店面,以及与大润发有着错综复杂关系的时代购物旗下60家店面,且最终发展至目前的112家卖场规模。

  乐天玛特在华业务似乎起步便水土不服——在2008年至2010年三年间,合计亏损了195亿韩元。而数据显示,2016年乐天玛特海外市场共亏损240亿韩元,其中九成出血点仍在中国区。

  切记,切记,上述时段亏损,与自2017年3月因“萨德”问题发酵导致中国民间自发罢买,以及此后近77%卖场店面因“消防”等手续不合格暂时关店整顿,没,关,系!

  期间还有两件事情值得一叙。

  先是在2013年7月,市场突然传出乐天玛特在华业务有意放盘,标价则是低到尘埃中的“9000万美元”,而绯闻对象乃彼时宁高宁治下中粮集团。由于是时有传言称家乐福意欲60亿美元出让在华卖场业务于华润集团,故很多人士均对上述自贬身价的“草标”愕然。最终,两桩生意皆不了了之。

  更有趣的是,5年后,就在C组成员拉来高盛充当中介苦寻接盘侠而不得时,家乐福中国终于等来了他心心念念的拯救者——腾讯和他的新零售同盟军永辉超市。至于价格却一直秘而不宣。有市场人士表示,作为主导一方,中资注定不会成为“冤大头”。相对于曾长期霸占中国零售大卖场三甲位次的后者,早早放言要进入中国同业前十却从未达成目标的乐天玛特,又一次成为某种层面上的背景板。

  第二个事件,则与辛格浩两位长期不和又必须决出一位担纲新任舵手的兄弟宫闱内斗有关。事实上,在实力竞争中长期处于下风的辛东主一直以弟弟欺瞒在华投资严重亏损,向年迈却自负的老狮王御前告状。这当然也引发辛东彬的强硬反击。

  2017年当乐天玛特在华业务面临全面停摆危机后,辛东彬一派不得已在3月和8月分两次紧急注资共8600亿韩元(约合52.4亿人民币)以求过关,而这也再度遭致辛东主的不满,并于9月中旬单方面宣布乐天玛特将悉数撤出中国。

  落井下石?抑或顾及家族整体利益的断腕手段?外界一时难以分辨。但请注意,无论是辛格浩还是其两位公子都清楚,当三星集团太子爷李在?2017年8月25日被首尔法院宣判包括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在内等五项罪名成立入狱五年后,面临近乎相同指控的辛家已不能再存侥幸。

  该来的总会到来。去年12月22日,辛格浩因涉及行贿等罪名成立被判4年徒刑(因年龄和健康原因特许不予执行)。至于已事实上位62岁的辛东彬,则以同样罪名被判处1年8个月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但事态仍在持续发酵中。2018年2月13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终极裁定,辛东彬向韩国前总统行贿70亿韩元(约4113万人民币)以换取免税业务经营权成立,判处其2年零6个月监禁并追缴上述数额涉案款项。8日后,辛东彬宣布辞去乐天控股CEO一职,不过与此同时,其个人所持公司股份却由之前的1.38%升至4%并成为公司最大个人股东。

  最大的挑战还在韩国大本营

  经历三年前那场轰动一时罢黜辛东彬失败事件后,仅年长一岁的辛东主无疑在等待反扑的契点。无论是从中国市场退败还是韩国法院的判决,或许真是他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当然有个前提,他必须证明自己是中兴之主,不过这却并不容易达成。

  首先,乐天玛特能否成功套现走人至今依旧是个未知数。过去两年来,中国市场上涉及生活场景零售终端的大宗交易均堪称重量级。从阿里联合春华资本4.5亿美元入主肯德基中国,到中信资本联合凯雷集团20.8亿美元吃下麦当劳中国;从去年11月20日阿里224亿港元收购高鑫零售(大润发)36.16%股权,到与腾讯、京东结盟的永辉超市12月22日9.4亿人民币拿下红旗连锁超市12%股权,特别是今年以来腾讯领衔340亿人民币入股万达商业并进一步染指步步高超市股份的举动,均可能改变未来中国零售业的格局。

  买,没有问题;买谁,却很重要。出于避嫌考虑,国有资本零售巨头对于乐天玛特不会心有戚戚,何况在电商崛起后,他们本处于防御状态,过多线下实体只可能是一种包袱。而民营资本倒是在“新零售”理念下由轻转重。在商言商,既然韩方底牌皆露自然没有轻易咬线的道理。白菜价怎比得白菜梆子价更实惠?

  与此同时,耗资30亿美元、占地150万平米位于沈阳的超大单体项目乐天世界虽已复工,但原定2019年整体投入运营的时间表,显然必须延后。麻烦的是,正陷入整体经济结构调整的沈阳乃至辽宁地区能否提供源源不断的消费升级人群?没有人乐观。

  其实,最大的挑战还在乐天的韩国大本营。2016年乐天免税店以同比上升26%至47.8亿欧元的营业额成为全球免税公司亚军,而由三星集团长公主李富真打理的新罗免税店则以29.1亿欧元年营收排在全球第五。这其中,中国游客贡献了高达52%占比的现金流和近八成的人流量。不过,受“萨德事件”影响,中国赴韩游客一度锐降60%。对于支付了高昂的店面租金、承诺了可观销售扣点的韩国免税店企业,这是致命性的打击。据悉,乐天免税店已不排除提前与仁川国际机场解约。

  再来看一则耐人寻味的细节。就在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去年末首次访华前夕,北京地区批复了一个大型旅游团的访韩计划。只是,曾经作为必到点的首尔明洞乐天免税店并不在预定行程中,转而变成了造访新罗免税店。对了,李富真在三年前即被中信集团聘为独立董事。

  刚刚落幕的平昌冬奥会,原本是在免税和酒店业布局甚多的乐天冀望已久的好日子。韩方一度宣称将有60万中国游客出现,但中国媒体随后给出了数据:8000人。

  辛东主也好,辛东彬也罢,还有那些C组成员,应该知晓辛格浩当初替公司起名“乐天”的缘由——那是来自歌德著名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的女主人公。在小说结束部分,即将自杀的维特给他钟爱的夏洛蒂写了一封诀别信:请寻觅我的墓石吧,看看我坟墓上的野草,是如何在夕阳余晖下瑟缩飘摇。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