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君宏观】“勇敢者游戏”:当下影响及后续演变分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09 17:59

【国君宏观】“勇敢者游戏”:当下影响及后续演变分析——中美贸易摩擦系列

2018-04-09 15:45来源:格隆汇贸易摩擦/游戏/进出口

原标题:【国君宏观】“勇敢者游戏”:当下影响及后续演变分析——中美贸易摩擦系列

作者:国君宏观花长春

导读

中美贸易博弈为“勇敢者游戏”,第一轮对抗的直接影响有限,后续风险虽然不能排除,但市场无须过于悲观。

1.美、中公布相互惩罚关税清单

美国时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公布对中国1300种商品加收25%关税的建议清单。不到24小时,我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了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决定对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

1.1 美国对华商品的惩罚关税清单的详解

经过梳理,这些商品大部分是美国从我国进口中占比较大的商品。美国公布的清单的商品代码为HTS (the Harmoised Tariff Schedule),其与HS(the Harmonization System Code)是一致的,前者是各国根据各国情况在4位或6位码基础上对后者进行细化。

我们将文件中HTS-8位码商品汇总到HS-6位码和2位码的层面来进行分析。当然,这里存在高估的情况,我们没有办法在比6位码更细的层面再进行拆分,没有被加收关税的品种也可能被计算进来(见图1及其注释)。从大类来看,美国对我国加收关税主要涉及4个部分:1) 机械设备类;2)金属及其制品类;3)化学等制品类;4) 其他

此清单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 整体上看,美国加收关税的行业为美国从我国进口较多的领域,在此次涉及到的18个2位码行业中,有10个行业是美国从我国进口中占比前20的行业。

◆ 行业内部看,部分行业(尤其是高新技术行业)征税产品范围广。对于此次涉及到的每个HS-2位码行业,我们计算此次加征关税涉及到其下细分的6位码行业2017年的整体进口情况,并与该2位码行业2017年全部进口相比,发现美国此次征收关税涉及面较广,有部分行业加征关税的产品进口额占该行业总体甚至达60%以上。而这些行业,又尤以高新技术行业为主,比如光学、激光灯精密仪器、航空航天器及零件、药品等。

◆ 行业比较看,机械设备类加税超出预期,但没有对电话等通信设备征税。从分析中可以看到,美国对我国机械设备类的多个产品进行广泛征税,产品范围涉及机器、机械器材(如自动数据处理、金属加工器、空调等)、交通运输类设备、医疗精密仪器等,产品共计1034种,达总征税产品数的78%。不过,占HS-2位码85类行业中的电话等通信设备细分行业,不在此次征收范围中。而该子项原本占美国从中国进口总额的13.78%。

◆ 此外,像我国对美国出口中占比较大的服装、鞋靴等也没有征收关税

因此,此次关税清单针对“中国制造2025”,针对中国未来需要重点发展的高新技术领域,以及目前具有一定积累的装备制造行业,意在遏制中国的发展。

1.2 中国对美国商品的惩罚关税清单的详解

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4月4日发布的清单主要涉及农产品、汽车、飞机、化工产品等。加上4月2日起对自美进口加征15%、25%关税的128项产品,此轮贸易摩擦影响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四大类商品,涵盖22类,234项商品(图2)。

中国的惩罚清单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 整体上看,我国对美国加收关税的行业也为我国从美国进口较多的行业,我国从美国进口占比排名前三的含油子仁及果实(HS-2位码第12类,大豆在其中)、飞机、汽车等均包含在内。总量上受影响的商品已经占我国从美国进口三分之一之多。

◆ 从行业比较来看,此次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清单所包含农产品的范围之广,有所超市场预期。

◆ 美国针对的中国先进制造业,而中国针对的大部分是其传统优势行业,而这些行业是支持共和党基本盘。

2.第一轮对抗,对中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可控

2.1 美对华惩罚清单减少中国出口总额或不足1%

我们认为此轮美国对华惩罚清单影响主要是结构方面(其目标针对高端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行业),总量影响有限:

首先,此次美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占中国对美出口的13%左右,份额尚不大。

其次,1333种商品的大部分的Armington替代弹性并不高,在0.8-1.2之间(图3)。假设加征25%的关税,我们以弹性0.8、1、1.2、1.5进行测算:

◆ 假设所有商品的替代弹性为0.8,我国对美出口将减少100亿美元;

◆ 假设所有商品的替代弹性为1,我国对美出口将减少125亿美元;

◆ 假设所有商品的替代弹性为1.2,我国对美出口将减少150亿美元;

◆ 假设所有商品的替代弹性为1.5,我国对美出口将减少188亿美元。

按2017年我国对美出口4330亿美元的出口计算,出口减少的程度约占我国对美国出口的2.3-4.3%,占我国整体出口的0.45-0.85%。因此,我国整体出口的减少或不超过1%。

最后,虽然美国此轮主要针对"中国制造2025",但除了部分机械行业受一定影响外,中国的高新技术行业受影响不大。核心原因是中国对美出口里面高科技产品并不多。中国出口的商品中,被归类为高新技术类产品占总出口约30%,其中四分之一去向美国,即约8-10%左右的中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至美国市场。但实际上这里面主要是手机(主要是苹果手机)。美方知道苹果产业链难以回归美国,因此把手机排除在清单之外,因此,美国难以真正惩罚中国高新技术行业。

2.2 中国对美惩罚清单影响CPI或达0.2个百分点左右

中国超预期强硬回击美国的清单里面包括大豆、玉米、棉花、高粱、小麦、牛肉等农产品,其中影响最大的要数对大豆征收关税。美国和巴西为中国大豆进口两大主要来源国,2016年全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大豆3417万吨,占中国整个进口的40.5%(图4)。中国对美国大豆进口的25%惩罚性关税将会通过三大渠道影响中国的CPI:(1)畜牧养殖饲料(如豆粕)、(2)食用油(如豆油)和(3)其它豆类制品(如干豆):

◆ 静态地看,美大豆价格变动1%通过上述三大渠道影响中国CPI约0.8个百分点,因此,此次征收25%惩罚性关税将拉升中国CPI约0.2个点。

◆ 动态地看,影响会略小些,因为美国大豆部分会被其他国家的大豆所替代。当全球大豆需求发生结构性变化,其他国家大豆的价格也可能有所上行,但幅度不会超过对美国大豆征税的税率。

3.“勇敢者游戏”:中美贸易摩擦下一步会如何演变?

3.1 中美关系一脚或已踏入“修昔底德陷阱”

种种迹象来看,中美关系一脚或已踏入“修昔底德陷阱”,未来5-10年会磕磕碰碰。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发展势头迅速,引起了美国精英阶层极大的担忧,普遍流传着(遏制中国) “要么现在,要么永远也不”(Now or Never)的想法。从政治——尤其是地缘政治——角度来看,深信麦金德和布热津斯基关于陆权的理论的美国精英阶层对“一带一路”倡议等表现出极大的担忧,认为很难将中国限制在美国缔造的国际关系体系中。另外,从美国国内政治中短期形势来看,当前美国面临11月份国会中期选举,共和党选情堪忧,因而此时“顺势”通过对华强硬来拉拢一些票仓。不过,当今世界的主题仍然是“和平与发展”,爆发新的冷战和全面贸易战不符合世界大潮流,也不符合中美双方利益。

3.2 中美之间的“勇敢者游戏”(chicken game)

在上述新的国际政治背景下,未来一段时间中美经贸关系将很有可能进入一个勇敢者游戏(Chicken Game,亦称懦夫游戏)。设想有两人决斗,开车相向对撞,每人有两个行动选择:一是避让,一是对撞。结果有下列四种情形(图5):

(1) 如果两人都不避让,选择对撞,结果是两败俱伤;

(2) 如果一方避让,而对方没有避让,对方获得胜利,这人就很丢面子;

(3) 如果自己没有避让,而对方避让,自己则胜利,对方则失败;

(4) 如果两人都选择避让,双方则打个平手。

收益矩阵(payoff matrix)见图5。两者如果均选择“对撞”,结果是两败俱伤,两者均获得-2的支付;如果一方“对撞”,另外一方“避让”,对撞者获得1的支付,赢得了面子,而避让者获得-1的支付,输掉了面子,但没有两者均“对撞”受到的损失大;两者均“避让”,两者均输掉了面子,获得-1的支付。

该博弈对于双方来说都没有支配性策略,有两个纯策略纳什均衡,即一方避让(和谈),另一方对撞(贸易战)。另外,除双方都选择对撞(贸易战)外的三种情况均为帕累托最优。这意味着最终结果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但两败俱伤的情形并不是自然结果。当然了,到底谁战谁退,我们需要额外的信息,包括双方经济筹码、政治压力等。

“勇敢者游戏”揭示了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最大的问题在于,即使双方政府都理性行事,也可能存在无法控制的事件触发灾难性的结果。这的确是市场最大的担忧所在,也是双方政府需要谨慎的地方。

3.3 中美贸易对抗的各自筹码

美方是此次冲突的挑起者,除了“修昔底德陷阱”因素外,也与其处于相对有利的位置有关。首先,美国对华有着巨大的贸易逆差,虽然这其中并不完全最终归根于中国。无论成因如何,这事实上给了美国在谈判中优势地位。其次,在当前全球经贸体系中,美国在劝说其盟友(欧洲、日本、韩国等)针对中国的“技术换市场”策略和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有着“道德”优势。最后,特朗普政府发动对华贸易摩擦在美国国内政治上也有一定的优势。据美国民意调查公司拉斯穆森报导(Rasmussen Reports)截至4月4日,特朗普的支持率已从今年年初的44%左右提高到51%。

当然,美国也有自己的制约因素。首先,真正的全面贸易战在国际上不得人心,对全球经济复苏带来巨大震荡,无人获益,绝大多数国家还是希望在WTO框架下协商解决问题。其次,美国国内政治并不是铁板一块。虽然美国国内政治对华态度要比2、3年前更加统一(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是威胁),但尚未达到铁板一块,尤其是当前中国对美国并不具备急迫全面性威胁,不像美国面临二战、前苏联等情形,注定了美国国内政治上难以形成高度一致。预计华尔街和美国农业部门可能在这张贸易恫吓过程中首当其冲,或最先对特朗普政府施压。

中国在中美贸易对抗中优势和劣势都很突出。美方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是中方的劣势。而中方的优势方面,首先,国内政治集中能力强,掣肘比美国少。其次,中国对美商品贸易顺差更多反映了中国是全球装配中心,在国际上中国并不是完全孤立的。第三,美对华的服务贸易存在不小的顺差,主要是教育旅游方面。美国是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来源国,近年来逆差额快速增长。2006年至2016年,中美服务贸易总额增长3.3倍,而逆差增长33.7倍至380亿美元。2017年1-5月,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达23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7%。最后,中国国内制造业和服务业市场尚未完全向海外开放,对美国企业有着较强的吸引力。后续,中国对金融、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领域扩大开放,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为美资企业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3.4 核心诉求、让步空间和合作的可能性

根据当前公开信息来看,美方的核心诉求可能包括下面四大方面

(1) 降低中美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方式不限);

(2) 中方不得强迫外资企业转移技术来换中国市场;

(3) 中方不得通过政府补贴、产业基金等产业政策打造先进制造业;

(4) 中方向美方大幅度开放市场准入,包括国民待遇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准入。

就中国在美方的四大诉求上的让步空间,我们认为:

◆ 中国可能通过增加购买的方法提高对美国的进口,但1000亿美元的顺差的削减估计很难达到,同时,中方会要求放开美方的高技术产品的解禁对华出口。

◆ 中方可能会同意不强行要求“技术换市场”的做法,但隐形方面做法不会立即改变。

◆ 至于开放市场准入,中方本来就因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有此打算,应该不是难事。

◆ 但是,关于产业政策则可能是中方的底线问题。或许中方在调门上略有降低,但不会出现实质性的改变,因为改变中国增长方式,事关未来中国30年可持续发展,提高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政策底线,不会轻易改变和让步。

我们认为中美之间就上述问题进行交涉,很有可能会达成共赢的结果。

当然,在双方达成妥协之前,中美仍有可能提高摩擦调门来恫吓对方,从而在谈判中处于有利地位。后续,美方可能威胁制裁更多中国商品(特朗普提到1000亿美元),中方可能威胁制裁更多美国商品外,可能威胁制裁服务贸易,撤销开放市场的承诺等等。

我们认为双方离正式谈判不远了,市场在谨慎的同时(防止出现不可控性事件引发灾难性后果),不应过分悲观。后续双方更多的威胁可信性并不大。

相关链接:《重磅!修昔底德陷阱又如何?中国高端制造业势不可挡》

《美国对外贸易摩擦历史经验和情景分析》

来源:宏观长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